理论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邪教组织网络宣传的趋势分析及应对
* 来源 : * 发布者 : * 发表时间 : 2012-02-15 * 浏览 : 6243

一、网络应用的发展为反邪教宣传工作带来了新的课题

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应用的普及,网络对社会的各个层面的影响也越来越深远。根据CNNIC《第28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截止20116月底,中国网民数已达到4.85亿,互联网普及率攀长到36.2%。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上升到18.7小时。微博应用异军突起,上半年我国微博用户数量从6311万增长到 1.95亿,半年增幅达208.9%,在网民中的使用率从13.8%提升到40.2%。手机网民使用微博的比例也从15.5%上升至34%。网络对我国社会生活和各个方向各个层次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互联网具有全球性、自由交互、实时共享性、虚拟匿名等特点,此特点使得互联网成为一个自由开放,多元价值观盛行,难以管理的空间。邪教组织正是看中了互联网的高效率和影响力,也在全力通过网络宣传其理论,扩大影响力。多年以前“法轮功”邪教组织就成立了所谓的“神龙应用队”,千方百计地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突破网络封锁,实施各种邪教网络文化活动。明慧网上的一篇题为《打破封锁,进一步发挥各地大法网站作用》的文章更是宣布:“(法轮功)要迅速占领作为第四媒体的互联网络阵地,用网络快捷、远距离的特点来宣扬大法理论,要发挥网络的作用,建立网络、网点之间的联系,以便更好地顺应天象文化的需要。”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在互联网上的网站已有100多个,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数十个国家建有网站。由此可见,邪教组织已经将网络作为其宣传最重要的渠道。研究邪教组织网络宣传的特点、发展趋势,从而做到有效应对,是反邪教工作今后的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二、邪教网络宣传的发展趋势

(一)宣传手段的高技术化,使传统的阻断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

在邪教利用网络进行宣传的初期,一些简单的技术手段,如中止域名解析、关键字过滤,就可以有效地阻断邪教利用网络向境内的信息传送渠道。邪教的网络宣传主要是定位在境外,网络上的有效阻断,迫使邪教面向境内人员的宣传工作主要是利用境内人员出境时进行,在一些境内人员常去的旅游景点摆放宣传资料,播放录像,成为邪教最为常用的宣传手段。

而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新技术层出不穷,邪教组织利用这些新技术,有效地拓展了网络活动空间,他们使用网络动态连接躲避了传统的网络屏蔽;使用文件多次压缩技术,使关键字无法被扫描过滤。在我国,即时通信已经提升为用户规模第二大的应用类型,到今年上半年,用户数达到了3.85亿,仅次于用户达到3.86亿的搜索引擎。逍遥游、自由门等穿墙软件可以方便地通过即时通讯工具和电子邮件送入境内。这些都使得传统的对邪教通过网络进行宣传的阻断手段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从境内访问境外的邪教网站变得越来越容易,彻底屏蔽邪教通过网络向境内宣传已经变得很难实现。

(二)宣传对象的泛化,扩大了邪教宣传受众范围。

在我国,上网浏览网络新闻的用户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根据CNNIC统计数据,到今年上半年,这一用户群达到了3.53亿户。另一个庞大的网络用户群是网上阅读群体。针对这一特点,邪教网络宣传内容也发生了变化。由于单纯宣传其歪理邪说,对公众的吸引力并不大,只能吸引特定的对其感兴趣的人群。为了扩大影响,邪教网站内容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新闻报导、时事评论、禁书传送等方面的内容。如明慧网网站上除了宣传法轮功的内容外,还开辟了“时事评论”、“诗乐文画”等栏目,甚至还专门建立了一批以新闻、时事、评论和禁书下载为重点内容的网站,并经常借助国内所发生的重大事情进行活动,如炮制了例如“揭开浙江省6.26投毒杀人破案之谜”、“动车事故之谜”等文章。这就使得邪教网络宣传披上了一层文化的外衣,宣传的受群范围也得到了扩展,从认同其理论的群体向信息需求群体延伸,在网络这个盛行多元化价值观的虚拟社会中,其宣传效果不容小视。

(三)运行管理的一体化,使邪教网络宣传运行效率大大提高。

邪教网络宣传在运行管理上的一体化趋势也非常明显。这表现在两个层面上,一个层面是邪教网站在技术支持、网络推介、宣传内容等方面的一体化;另一个层面是各种政治势力的整合上表现为一体化的趋势。

技术上,不断开发各种破禁软件,应用动态连接技术,并利用各种即时通讯,将宣传内容和破禁软件发送到境内。宣传内容上,组织各方面力量,使其内容更具有欺骗性和吸引力。邪教网站与境外的各种政治势力网站互挂链接,增加访问量。共享资源,统一行动,相互呼应,增强影响力。运行管理上的一体化,使邪教网络宣传的运作成本下降,运行效率得到提高。

三、高度重视邪教网络宣传攻势,做好应对防范工作。

(一)加强对邪教网络宣传的理论研究,掌握其新情况,分析其新特点,以便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

目前这一领域的研究还是落后于实际工作的需要。在中国知网CNKI学术期刊数据库中,以“邪教”和“网络”作关键字检索,仅命中一篇论文,在维普数据库中也仅命中12篇,可见这方面的研究还比较薄弱。

 现代网络媒体,从文化传媒角度看,它不仅是工具、手段和载体,更是一种思想文化的新途径、对外宣传的新渠道和开展斗争的新阵地。要高度重视这一新载体、新途径、新阵地,加强理论研究,做好防范应对工作。

(二)加快法制建设,使网络反邪教宣传工作有法可依。

早在1987年,我国就制订了第一部关于计算机安全的法规《电子计算机系统安全规范(试行草案)》,随后又根据形势的发展陆续出台了一批有关计算机和网络的法律法规,为网络环境的安全有序运行提供了法律支撑。然而,信息网络是当今世界发展最快的领域,而法律法规的制定是一个慎重的过度,一部成熟的法律法规出台,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这就使得涉及网络管理的相关法律建设在面对不断出现的网络新情况时显得相对滞后。加强相关法律体系建设,使网络反邪教宣传工作有法可依,师出有名。

首先,要建立起一整套适应网络社会的法律制度和运行机制。对网络公民参与行为的责任、权利与义务以法规的形式加以明确规定,在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抵御网上有害信息,维护信息安全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维护网络社会的秩序,形成良好的网络参与环境。

其次,通过多种途径提高网民在网络环境中的法律意识,培养公民对法律的认同感。自觉认同和尊重体现公意的法律,自觉守法、自觉依法抵制邪教的网络宣传,以维护公意和法的尊严。公民只有形成了自觉的法治意识,并普遍见之于行动,才能使网络反邪教工作立于不败之地。

(三)整合资源,建设反邪教网络文化体系。

近几年来,我国政府部门和一些民间组织也相继创办了网站、网页等开展了“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网络文化活动,并取得了较大的成效。但与猖獗的网络邪教活动相比,总体来说,文化氛围不够浓、水准不够高、效果欠理想,还存在着量少质弱、面窄音低、速慢源散的问题。内容、形式千篇一律,缺乏新意。以揭批“法轮功”邪教为例,目前现有网站在内容和形式上大同小异、基本雷同,给人以互相抄袭之感。反应滞后,内容更新较慢。形式单一,缺乏亲和力。

网络反邪教工作不仅是一项长期的斗争,而且也是一项艰巨的网络文化系统工程。要有计划、有组织地整合资源,以“中国反邪教网”为龙头,集结各地反邪教网络的力量,形成“拳头”,创办出一个分工明确、互相合作和联接、内容各具特色、有广泛社会影响的反邪教网络文化体系。

另一方面,邪教的产生、蔓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反邪教工作也不是一个部门可以完成的,必须与科普、哲学、宗教、社会学、历史、法学、计算机等相关部门联动,加强合作,把反邪教网站办成一个蕴含知识性、哲理性、科学性、批判性和战斗性的综合性网站,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反邪教网络文化体系,从而在互联网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充分发挥反邪教网络文化的张力和战斗力,担当起反邪教斗争网络文化之重任。

相关信息:
上一篇: 反邪教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几点思考   2012-02-15
下一篇: 法轮功痴迷人员教转模式的创新与探讨   2017-03-16
打印本页】 【返回查看】